海里有风

浑身长刺你敢接近吗
你要有所准备 我可是混世大魔王

2018/9/16

“给我一瓶酒 再给我一支烟”


不爱喝酒 恶烟

我不年轻 我不年轻


黑色染夜 我们挤在这小而噪的空间里

醉意上头 音乐温婉流长 我的指腹一圈圈在瓶口上划 不明所以的竟想到李志的天空之城 于是用港岛妹妹四字配上了图  


我最终还是松了口

我们不过是打了照面 天亮后便各自为伍

我可以诉真心 空谈梦 只因你我始终会是陌生人


并不喜欢的酒席上 情人一对对

一时间恍惚 我们也到了这样的年纪啊

我并不羡慕他们牵手走过

我只是羡慕 他们有喜欢的人


食色性也

恋爱有什么好谈的

我想做诗人

食一个让我变成诗人的人









2018/9/12

在水深的地方会有种恐惧感 可是把自己泡在水里想水有多深想该什么时候呼吸想被水包围的触觉可以不去想糟透了的人生以及孤独的错觉 不去管明天的太阳会不会出现还是被暴雨浸湿一天 感受了濒临溺水的恐慌也感受了抽筋时的无助 就好像拼了命也想抓住的手 看不清是谁只是想要依靠

可如今 我还想着不懂照顾我的人 真的是和今晚泳池的水一样 糟透了 醒一醒 你可以在秋日把手伸进自己的大衣口袋 可以约小伙伴饥肠辘辘时搓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 可以百无聊赖时健身房挥汗如雨一遭

你看我 向前走了一大步 可我不能全部走完 我有我的骄傲和自尊 我从黎明等到落日不见你向我跑来 于是我转身 退了一万步

如果你愿意宠我像个小孩
在邪恶中护我周全
在疲惫中给我肩膀
那我 倒可以试着 热爱这个世界

那么
道一声听不见的晚安
想着 秋天该很好

人越是在意越是容易失去
没有办法用平常心去面对自己爱的人
也没有办法用最简单的想法去要求爱的人
其实人都更爱自己 所以不舍得退让
道不出荒凉 诉不出苦
他说你不懂他 你说他不懂倾听

争吵之后便是逃避 逃避过后又后悔

各自放不下自尊 两败俱伤

最后 你活成了不爱任何人的样子

2018/9/8

气温骤降 连续的雨天 让我会偶尔想起你
如果有机会见面的话 记得给一个拥抱吧
没有什么 比你温暖的胸膛更有依靠感了
我也不想离开 可聚散从不由我
我知道怀念是毒药
我就是死性不改
想要撞一回南墙
淌一遭黄河
看看最后我们
还会不会是这样的下场


2018/9/2

在经历了一夜冷到瑟瑟发抖又热到浑身滚烫后
昨夜终于睡了一个冗长而又持续的觉
只是梦见了不该梦的人
你看啊
曾经也被紧握的双手如今两手空空
喜欢太短暂了 就像从未来过
像日出到日落
像蜉蝣从出生到死亡
敢不敢与我赌 这一生
我还会不会灿烂

2018/9/2

前段时间延禧攻略大火
于是我就在想一个问题
有人宠和有人懂之间
应该如何选择
璎珞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
可现实是不可两得的
能给你其中之一已是充满感激的事
我想我没有这份幸运

就像现在播的综艺 我家那小子
以前对陈学冬的印象
大多只停留在 是同地方的人
还有 解密 小时代 而已
直到他孤独的样子被播之后
才发觉 我们是如此相似
相似的经历 相似的婚姻观 相似的孤独感
敏感地在乎别人的感受对自己却残忍
我们都不是幸福的长大的人
擅长伪装不易对任何人卸下防备
假装坚强的武装自己其实内心脆弱的要死
可是人不就是一边擦干眼泪一边努力活着吗
活着 才有希望


这两天很想发点小文字的
可是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等好了再更

顺便一提
等我拥有一千粉的时候
就抽几个小粉丝尝尝我们这儿的特产猪油渣
嘻嘻嘻
现在我有多少粉我就不说啦
免得让你们觉得遥遥无期hhh

2018/8/24

我本不是个记性好的人
却记得今天 8月24号
是我送自己的高中毕业礼
第一场偶像的演唱会
一场被黄牛包场花了很多冤枉钱的演唱会
那年我们这儿不巧来了台风 动车停运
一个人说了谎第一次踹着几百块钱
踏上了去上海的长途车
一腔孤勇 彻夜未眠
而那一次 带着差劲的手机
没有留下值得纪念的照片

不回头 也不会后悔 从来

2018/8/24

今天的这场雨 下得让人真的感觉到
可能是秋天真的来了
是暗沉的云遮了本是还炎热的阳
走在路上 有种属于冬天的萧瑟感
这场酣畅淋漓的雨也许要维持好多天
可我这一身离了大城市就易得的慵懒
恐怕 要维持一生了
三轮车开得还算平稳
可我就是突然想起了 这句
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